雨下得好大,天色被水泡成昏黑。

这世道,之所以还让我抱有期待,是看到仍然有这些善良而理性的人在为之努力和忙碌!

最后的诗

风起的时候 我终于如愿陪你 走那段乡间的美丽小路 你看着我,笑了 可你什么也不说

不曾拥有的美丽

一朵花,开了又落 一个梦,醒了又回到梦乡 寂寥的夜里总有些 挥之不去的甜蜜的惆怅

最新文章

命若琴弦(史铁生)

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,一老一少,一前一后,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,匆匆忙忙,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。无所谓从哪儿来、到哪儿去,也无所谓谁是谁……

谎言三叶草

人活在世上,真实的世界已经有太多的麻烦,再加上一个虚幻世界掺和在里面,岂不更乱了套?但在我心灵深处,生长着一棵谎言三叶草。当它的每一片叶子都被我毫不犹豫地摘下来的时候,我就开始说谎了。

我的空中楼阁

每个夜幕深重的晚上,山下亮起灿烂的万家灯火,山上闪出疏落的灯光。山下的灯把黑暗照亮了,山上的灯把黑暗照淡了,淡如烟,淡如雾,山也虚无,树也缥缈。

命若琴弦

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,一老一少,一前一后,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,匆匆忙忙,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。无所谓从哪儿来、到哪儿去,也无所谓谁是谁…

告别白鸽

当我行走在历史烟云之中的一个又一个早晨和黄昏,当我陷入某种无端的无聊无端的孤独的时候,眼前忽然会掠过我的白鸽的倩影,淤积着历史尘埃的胸脯里便透进一股活风。

池畔

仍然是当年那样的天气,仍然是当年那种芳香,有些事情明明好像已经忘了,却能在忽然之间,排山倒海地汹涌而来,在一种非常熟悉又非常温柔的气味里重新显现、复苏,然后紧紧地抓住我的心怀,竟然使我觉得疼痛起来。

它在那里绿着

如何那枯瘠的皴枝中竟锁有那样多莹光四射的花瓣?以及那么多日后绿得透明的小叶子,它们此刻在哪里?为什么独有怀孕的花树如此清癯苍古?那万千花胎怎会藏得如此秘密?

亭边总有花影,与我消遣一段旖旎的小时光

立即查看 联系作者
© 觅·You小栈 www.miuu.club | 备案号: 苏ICP备19056758号
正在获取,请稍候...
00:00/00:00